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红色专栏 » 晋绥战地通讯 »

四个通讯员

发布日期:2017-07-25 00:03    来源:抗战日报    作者:雨田
 
    1941年5月30日我×旅×团4个通讯员从崞县回来,走到三区南峪村,正在吃饭的时候,突被楼板寨出来的敌人包围。同志们手抄家伙——啪!啪!啪!紧跟着短促的喊声子弹也穿过窗纸飞出去,3个最先闯进来的鬼子,却摇晃着身子倒在院里了。
   崞县(今原平市)南峪村距楼板寨村14公里左右,距奇村(隶属忻州市)16公里左右(地图距离)。
    手榴弹的爆炸声连接在一起,机关枪也像炒豆子般响着,七八十个鬼子包围了这间破窑洞,好像要吞食他似的。
    同志们!我们哪怕只剩两个人。两条枪和这8颗手榴弹,但我们是共产党员,我们要………
    一个手榴弹打在窑洞的墙壁,窑里的土哗啦哗啦的落着,张班长把身上的土抖了抖。
    枪声渐渐的稀疏下来,周围奔跑着人,从奇村(敌据点)又增来了30多个鬼子。
崞县(今原平市)地图   
     张班长急忙的布置着,另一个把炸塌下来的土块堆着掩体。
    “班长!班长——”抬头看时,敌人把燃着的柴,从窑顶上扔下来,熊熊的火舌舔着窑洞的前檐,窗着火了,门也噼噼啪啪的响着,窑洞里弥漫了焰烟……“你妈的……”
    20颗手榴弹在门前火堆里爆炸了,未烧完的门窗,被炸的粉碎,前檐又塌下一大块土来。
    100多个鬼子眼睁睁的没办法,他们好像被这几个八路军吓呆了。枪也不打了。敌人逼迫着一个翻译官到窑洞前的一段矮墙下来大声的喊:
    “八路军的同志们!我们都是一样,缴枪吧!死守还能逃出去吗?在哪里不是当兵?八路军现在苦的还有什么干头,缴枪吧!”
    枪声狂叫了一阵,又沉静下来,这时已是下午4时,4个八路军的通讯员和100多个鬼子战斗了快到一个整天,周围村庄的乡亲们,都听到了这消息,也都关心着这4个八路军同志的生命。
    窑洞顶上,像有人在用铁镐挖掘,窑里的土在散落。事情有些不妙了。于是两个带枪的先跳出,一个手举着大钢刀,一个举着切菜刀也冲出来了,鬼子们集中火力,向他们乱射。
    敌人又羞又恼地下命令:“进!给我统统的捉住!”他要统统的捉住,许是想看看这顽强的八路军身上,到底生着一种什么奇特的力量吧!
    100多个鬼子,追了10多里,连个影子也没有见到,敌军官颤颤着仁丹胡,用大皮靴踢了踢战死在山药田里的一个,回头抬着10多个连伤带死的皇军胜利的回去了。
    老婆婆们在村头上望着,等几个年青人走到跟前,就一把抓住他们的肩膀:“快告我!孩儿你们把八路军的同志送到了没有?他们的伤要不要紧?”(原载《抗战日报》)
 
报纸提供:王波
地图来源:360地图
本站编辑: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