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中共吕梁地区历史纪事》第九章(一)

发布日期:2018-01-12 10:13    来源:中共吕梁地区历史纪事    作者:吕梁地委党史研究室
 第九章  恢复和扩大抗日根据地,夺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一)
1943年1月—1945年8月
    面对晋西北抗日根据地面积日益缩小,人口不断减少的不利局面,根据毛泽东“把敌人挤击去”的指示,吕梁各县抗日军民从1943年春开始,进一步积极开展了反“蚕食”、“挤敌人”的斗争。第三分区派出5支武工队,深入临南、离石、方山等县敌占区开展挤敌人斗争。第八分区组织22支武工队,围困敌据点,不断袭扰敌人。军事上开展了劳武结合的全民游击战争。到1943年秋对敌斗争形势基本好转,变敌进我退为我进敌退。
    1943年冬到1944年,进行了整风审干。各分区党、政、军、群团干部在整风学习中统一了思想,提高了政治思想觉悟,更加自觉地投入各项斗争。同时,根据地深入开展了减租减息运动、大生产运动、拥政爱民和拥军优属运动,财政经济建设取得丰硕成果。党政军民达到空前团结,人民武装力量进一步发展强大。中共中央制定的十大政策在根据地得到了贯彻实施。1944年秋,各分区部队实行局部反攻,向日伪军发起更猛烈的进攻。1945年,一、二、三八分区部队共同作战连续展开春季攻势和夏季攻势收复了离(石)岚(县)公路,江一、二、三、八分区连成一片。日伪军被抗日军民压到(原)汾(阳)、汾(阳)离(石)公路线上少数据点,处于军民的围困、包围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在晋西南地区,1943年3月,中共晋绥分局撤销沿河工委,成立中共沿(黄)河地委,继续领导该地区党的秘密工作。同年11月撤销中共沿河地委,所属各县只有少数未暴露身份的党员继续进行秘密活动。1945年3月,为了重新开辟晋西南地区党的秘密工作,组建了中共河东工委(亦称中共五县工委),负责领导中阳、石楼、永和、大宁、隰县等5县党的秘密工作
    1945年8月11日,晋绥解放区从南、北两线同时行动,开始了大反攻作战。吕梁各级党组织领导抗日军民,在“一切为了前线”、“一切为了大反攻胜利”的号召下,各县民兵参战队陆续开赴前线,支援八路军作战。8月15日,日本帝国主义宣布无条件投降。吕梁各县抗日军民历经八年艰苦奋斗,流血牺牲,终于取得了最后胜利。
    (467)日军“扫荡”汾阳边山地区,制造上古池惨案   1月6日,日军调集汾阳、文水、交城等地日伪军1000余人,分3路“扫荡”汾阳边山地区,将沿途各村抓获的群众51名带到上古池村后,拉出3人为其引路进山,其余48人囚禁于一间窑洞和一间草房内。10日,日军在窑洞口、房门口堆放山柴、木板,点火焚烧,并喷放毒气,将48人活活烧死。其中有六区区委书记李文庆等数名抗日干部。日军在该村还烧毁民房125间,烧死房内老弱病人2人,剌死百姓2人,宰杀耕牛32头。
     (468)晋西北行署发出《关于对敌斗争的指示信》   1月26日,晋西北行署发出《关于对敌斗争的指示信》,指出:对敌斗争是本年军政民的中心工作。我们对敌斗争的方针就是“把敌人挤出去”,实行军政民统一领导,从政治上、军事上、思想上、经济上一致动员起来,把敌人挤到交通干线上,挤到敌据点内。在目前,进行对敌斗争的关键是:第一,克服干部思想上对敌斗争的不正确认识(麻痹现象,把敌人“蚕食”误以为照例“扫荡”的现象,关起门来建设根据地现象);第二,加强调查研究,及时了解敌之动向,定出对策,争取主动,陷敌于被动;第三,积极扶植群众运动,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进行全民的对敌斗争。
469) 中共晋绥分局发出《1943年晋西北群众工作的指示信》
    1月28日,中共晋绥分局发出《1943年晋西北群众工作的指示信》,要求在组织领导上应改变清一色领导的机关,实行“三三制”,大胆提拔群众领袖到各级领导机关。今后工作应以农会为中心。现有的青、妇组织,应将一部分力量使用到教育工作和农村纺织上。指示信对游击区和内地区的群众工作,提出了不同的任务和要求。
(470) 晋绥军区作出“挤敌人”的具体部署
   1月,晋绥军区作出“挤敌人”的具体军事部署。决定武工队由原来的15个增加到37个,充分发动群众,由主力军16个连和32个游击中队配合武工队开展对敌斗争。以敌深入根据地的离(石)岚(县)忻(县)静(乐),五(寨)三(岔堡)3条公路及八分区交城以西山区为“挤敌人”的主要方向由三五八旅八团、七一六团、军区特务团和离石游击队派8个武工队,从西逼近离岚线各据点;由八分区五支队、方山游击队、岚县游击队派3个武工队,从东逼近离岚线各据点;由三五八旅七团,静乐、阳曲游击队派7个武工队从南逼近忻静线各据点;由二分区三十六团和七十四团派4个武工队从西逼近五三线各据点,开展“挤敌人”斗争。
(471)抗大七分校迁离晋西北
   2月底,抗日军政大学七分校由兴县迁绥德,后又迁甘肃合水,一部分并入抗大总校。
(472)离石四区取消维持会
   2月,离石四区武工队在队长牛载丰的率领下,趁各村维持会长回家过节之机,抓回30余名维持会长,经过教育,并给以警告:从此取消维持会,以后不准再给人送粮、送款、送情报。四区的维持会全部摧毁。
(473)日军在交城惨害无辜百姓
   3月14日,日军价限宪兵队长土井、副队长石上,纠集汾阳、交城、文水3个县的宪兵队、便衣警察共200余人,分乘10余辆汽车,在交城阳渠、义望、段村、成村、大营、西营等33个村庄,肆意抓捕无辜百姓284人,关选交城县宪兵队临时设置的监狱。敌人对被捕百姓采用吊打、鞭打竹板打、绳子勒、火烧、锥刺、火柱烫、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等种种酯刑进行审讯,致使近200人惨死在狱中。这种法西斯烧杀无辜竟持续长达9个月之久。
(474)陶铸检查三分区对敌斗争
    3月,中共中央军委副秘书长陶铸来三分区检查对敌斗争工作。在临县下西坡村召开了武工队会议,陶铸出席会议并讲了话,具体指导三分区的对敌斗争和其他工作。
(475)汾阳县委部署对敌斗争和整风学习
   3月上旬,地委任命陈郁发为中共汾文中心县委书记兼汾阳县委书记,王年谦任组织部长,林毅任宣传部长,郭士杰为汾阳县长。新组建的中共汾阳县委在头道川尉家庄召开了区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了地委关头会议精神,研究了汾阳县的对敌斗争,部署了加强党对人民武装和政权的领导,主动向日伪开展攻势,配合交西县对岔口口、芝兰敌据点的围困,巩固根据地等项工作。会议进行之中遭到日军袭击,转移到高家庄继续开会。会议决定集中区级以上干部74人参加整风学习,4月下旬结束。全县党、政、军各系统分为12个小组进行了整风学习、总结反省和干部历史审查。
(476)八分区部队整编
     因战争的残酷和环境的艰苦,部队牺牲、伤残、病故及转业、复员,造成严重减员。3月,原决死队四团、游击五团合编后1200余人的第四支队只编为1个连又个排;原六团、游击十二团、保安十二团合编后1000余人的第六支队只编为1个连又2个排。本月再次整编,将四、六支队合编为六支队,直辖3个连。合编后的第六支队支队长郭庆祥,政委张范,副支队长吕怀忠,政治主任李恽和。原五团游击三团、保安十一团合编后2000余人的第五支队,亦取消营级建制,编为直辖的4个连。支队长王文理,政委刘耀夫,后为张献奎。原决死二纵队8个团,先整编为第八军分区第四、五、六3个团(即第四、五、六支队),此次整编为第五、第六两个支队,共7个连。
(477)八分区部队袭击汾阳大营盘
    4月23日,八分区1个中队,守备兵力空虚的情况后,于是日夜,袭入敌大营盘军营,激战两小时,击毙日军80余人,缴获战马45匹及枪支、弹药等军用物资一部。
(478)结合审查干部深入进行整风
   3月12日,晋绥分局总学委召开整风学习高干会。要求根据整风文件精神,对每个人的思想和工作进行全面反省。3月18日,晋西北区党委发出《关于整风学习中配合审查干部的指示》。要求每个干部在学风上要反省自己的思想方法、理论态度、工作态度;党风上要研究和反省立场、思想意识、对党的关系、对群众的关系;文风上要研究语言、文字工作方法问题。作出总的反省与研究,写出思想自传,经过深刻研自己的思想方法、理论态度、工作态度;党风上要研究和反省立场思想意识、对党的关系、对群众的关系;文风上要研究语言、文字工作方法问题。作出总的反省与研究,写出思想自传,经过深刻研究审查,得出审查干部的结论。4月12日至22日,晋西北区党委军袭|召开30人参加的整风座谈会,集中讨论了既要做好工作,又要提高思想觉悟和反对教条主义等问题。5月4日,晋西北行署召开直属单位领导200余人的整风座谈会,林枫提出反对官僚主义为政府机关整风的重点。
    晋绥分局所属各地委、工委都集中干部深入开展整风。三地委八地委分别把地、县两级党政领导分批集中于临县开化、交城关头,进行整风审干。军分区和部队领导干部由晋绥军区集中在陕西神木县彩林村进行整风审于。
    在深入整风、审干之际,4月1日,中央总学委副主任、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指令保卫机关一夜之间在延安抓了所谓“特务”“叛徒”、“反革命分子”和“嫌疑分子”200多人,并对其中100象入进行监视。延安各地召开“坦白”大会,并搞逼、供、信。7月1日,毛首长负责,自己动手,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一般号召与个别指导相结合,调查研究,分清是非轻重,争取失足者,培养干部教育群众。错误路线:逼、供、信。我们应该执行正确路线,反对错误路线。”15日,康生即在延安作了《抢救失足者》的报告,延安的坦白运动发展为“抢救失足者运动”,10天之内搞出大批“特务”,造成许多冤、假、错案。30日,毛泽东指示停止“抢救失足者运动”中共中央规定了审查干部的9条方针。10月9日,毛泽东又明确规定了反特务斗争必须坚持的政策:“一个不杀,大部不抓”。毛泽东在一次干部会议上,公开承认“抢救运动”搞错了,向大家赔礼道兼,而且要求对所有案子进行甄别。中央于12月成立甄别工作委员会,有组织有领导地纠正审干、反特斗争中的错误。
     在延安“抢救运动”的影响下,晋绥边区从9月下旬也开展“抢救运动”,对特务渗透作出过严重的判断,也采取了逼、供、信的过火斗争方式,搞出一大批所谓“特务嫌疑”分子,其中绝大多数搞错了。从1944年开始,晋绥边区按中央和毛泽东指示,党政军各部门对“抢救运动”中的冤、假、错案进行甄别平反,这一工作一直持续到抗战胜利。20多年以后的“文化大革命”中,仍有不少干部因这一所谓“历史问题”受到康生、“四人帮”的批判斗争甚至迫害。
(479)汾阳游击队伏击日军宪兵队
    1月以来,驻汾阳日军利用叛徒特务,大肆捕杀抗日干部,并一连制造数起惨案。为此,汾阳县委决定伺机消灭汾阳日军宪兵队。4月中旬,日军宪兵队和便衣特务100余人 在叛徒带领下,到古贤村抓捕抗日干部。当日军进入村内,预伏于该村的游击队员18人从两面向敌开火,并与敌击队押俘虏到麻峪口,经县委批准,处决出卖区委干部的叛徒特杜子聪。
(480) 贺龙发表《向自给自足的目标迈进》一文,大生产运动掀起高潮
    4月28日,《解放日报》发表了贺龙撰写的专论《向自给自足的目标迈进》。贺龙在专论中强调指出:边区部队都必须自已动手致力生产“在这里,生产任务就是战斗任务”生产的正确产热忧和精密的组织能力,以保证全部生产任务的完成,向着全边区部队全部自给自足的目标大踏步前进!”晋绥军区召开生产练兵会议,进一步确定了以农业为主的生产自给方针纠正了一些单位在生产中重商轻农的倾向。为了完成自给的生产任务提出了战斗与生产结合、训练与生产结合、工作与生产结合的口号。实行首长负责亲自动手领导骨干与广大群众相结合一般号召与具体工作结合调查研究分清缓急轻重的领导方法。军区司令员吕正宣布了自己的生产计划拒绝别人代耕每天以半日办公半日上山劳动门前还种了蔬菜亲自完成自己的生产任务。行署干部在武新宇亲自带领下帮助驻地赵家川口一带群众送粪、锄草帮助群众解决困难发展生产。根据地广大指战员和党、政、民各级机关工作人员不分前方与后方不论男女与病伤在紧张的战斗、训练工作间隙积极投入了生产上山开荒种地打粮植棉种菜,纺线织布喂猪养羊开办作坊经营运输等开展了军民大变工、游击生产党、政、军、民的大生产运动搞的轰轰烈烈。
    1943年军区部队经费自给14%,到1944年达到自给51%;政、民机关1943年生产自给经费36%,,944年达到71%。1943年,军区司令部(驻地蔡家崖)生产蔬菜14.5万斤,自给10个月;打粮600斤,还有麻籽;运输等生产收入420万元。军区政治部(驻地石岑村)产菜10万斤,自给10个月;产粮9000斤,山药8000斤,商业收入310万元。
(481) 晋西北敌我斗争形势发生明显    
    晋西北由于贯彻了“挤敌人”的正确方针,经过4个月的斗争,形势发生了明显好转。全区827个村摧毁了维持会,535个村建立或恢复了抗日政权,解放人口81000余人,并争取了403个维持会为抗日服务。4个月中,晋绥军区主力、游击队和民兵共作战462次,其中主动袭敌360次,毙伤日伪军939人,俘日伪军162人。在抗日军民的不断打击下,敌人已不敢轻易出动。临南县三交、岚县寨子等突入根据地之敌据点,活动范围大大缩小,只能在5公里之内活动。
    5月、6月,主力军、游击队和民兵,积极开展了伏击、袭击作战,粉碎了敌人多次奔袭、合击,作战249次,消灭日伪军401人。三分区、八分区基本把敌人挤到了交通线附近,汾(阳)离(石)、离(石)岚(县)等公路线处于抗日军民的打击之下,转变为敌退我进的主动局面。
482晋西北文艺工作组在三分区开展工作   
    5月18日,晋西北文艺工作组第一组由芦梦负责,到三分区临县、临南、离石、静乐等县开展文艺工作。
(483)临县、离石妇女积极应购布匹
    5月20日,三专署向各县提出:3个月内收购3万匹布,其中标准布(长六丈,宽一尺二)2万匹,普通布1万匹。规定在未交布以前,政府先将全数布价的一半交给群众,以解决纺织者的困难,提高纺织信心。专署的这10天之内应购布1000多匹,离石仅5个行政村即报名应购1190余匹,超过全区原估数的一倍。各村妇女干部互相展开竞赛,保证按期交布。
 
资料来源:《中共吕梁地区历史纪事》 中共吕梁地委党史研究室编  中共党史出版社1998年5月出版
本站编辑: 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