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难忘晋绥 » 晋绥娃 »

这几天的活动--记兴县朋友来蓉采访

发布日期:2016-11-14 11:28    来源: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作者:任红凌
 任红凌
   91号,我们成都晋绥南下干部后代和太原晋绥干部后代一行10人,踏上了寻根之旅,来到原中央晋绥分局所在地兴县。受到当地政府和新闻媒体的热情接待与采访,大量的报道见诸各大网站,点击率相当的高。多儿开玩笑说:“妈妈你成了网红了!”。其实本来是一次几个人的私人行动,因为在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放发展基金会朋友们的帮助下,联系上了人称晋绥通的当地民政局老局长王波,王波又请示了民政局领导,于是事情就闹大了。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段晓飞(段云之子)专门给兴县县委报道组主任白旭发了微信,关照让好好接待,并采访,他在给新闻办主任白旭平的微信里说:“白主任好!明天晋绥南下老干部一行10人专程从成都赴兴县寻根。上午第一站就到东会的烈士陵园,准备敬献花篮并搞个仪式。他们几千里地专门回到兴县,也是带着两代人的情感。希望县电视台能去拍摄、采访一下,不知梁书记跟您说过否?他们的联系人:任洪凌(原中央晋绥分局宣传部科长,四川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叶石之女)......方便可找记者采访她一下,谢谢!”。我是他们来成都之后才看到这段话的,而基金会的杜秀文(杜心源之女)也积极替我们两头张罗,跟王波局长联系。所以才有了我们回兴县的那一番动静。 
    而事情闹得更大的是,回蓉之后,同行的范文搞了一本画册,以纪念这次的活动,我参与了照片的选择和文字撰写工作,在老革命范朴的主持下,于1026召开了一次大会“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南下工作团在蓉文艺老战士联谊会-纪念红军长征80周年大会-《山西南下干部第二代寻根之旅汇报会》”。三个内容一个大会,好丰满而充实。
在会标前留影
我和志愿者在签到处
  兴县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晋绥边区高级法院院长孙良辰老先生的孙女--晋绥抗日老士孙阿姨坐着轮椅来参会。
参会人员在以晋绥革命烈士陵园为背景的大型彩色喷绘上签名
   那天来了一百多人,我曾经连续几年参加过老干部联谊会的活动,老人们真的是越来越少了。二代们也忙于各种事宜来一趟很不容易。大会由范朴老革命主持,范文简单介绍了寻根之旅的经过,我作了主题汇报,大家补充发言,还安排了观看中央电视台《探索.发现》栏目拍摄的纪录片《晋绥遗魂》。可惜因为电脑出了点问题,没有看完。据说中央电视台专门免费为一个县做专题片,这还是第一次。关于收迁烈士遗骨的事啊,不免费行吗?
 晋绥南下文艺战士范朴老前辈主持大会
  我做了寻根之旅的主题汇报,同时放照片,范文把我们的用在画册里的照片做成了PPT,供大家欣赏。 
 
   全体起立高唱国歌,90多岁的晋绥南下文艺老战士上台指挥。
全体起立,高唱国歌。前排右2为专程前来参会的兴县政协主席史小军。
    之后的这一个星期,兴县电视台牛亚平台长带领摄像小刘,兴县民政局原局长王波、还有兴县新闻办白主任,以及两位闻讯自费赶来的兴县女作家一共七人,浩浩荡荡采访了大约二十几位南下老干部以及老干部家属和后代。可以说,他们是在疯狂的抢救历史资料。许多老人都八九十岁了,还有的躺在病床上,还有的记忆力也不行了。再不从他们那里搜集到一些第一手资料,以后就再也搜集不到了。我们几个寻根团队成员,轮流陪着他们采访,大家都起早贪黑,马不停蹄的,着实有点累。有一天王波局长感冒了,在酒店休息半天,稍好一点下午又赶来参加采访。真是佩服他们的这种敬业精神,和对革命前辈的由衷敬仰。如果没有这种精神支撑,再好的敬业精神也是做不到的。
  采访原七月剧社老战士李象耕。左起:田潇鸿、贺彩屏、李象耕夫人、李象耕、王波、任红凌、樊向群、牛亚平。
   采访原七月剧社李象耕,他和我爸爸于1989年共同编写了一本书《晋绥边区七月剧社回忆录》,幸好那时还有许多人回忆了许多往事,现在成为宝贵的史料。老人91岁了,刚动完一个手术,精神很好,记忆力超强。当年在晋绥七月剧社,他是当红的小生。去年我们聚会他还饱含激情,中气十足的唱了一段《血泪仇》。
    访完毕,告辞的时候,我忽然一阵激动,上前抱住老人,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遗憾啊!回想起来,自从长大以后,我都没有这样拥抱过我的爸爸妈妈,向他们表达我对他们深深的爱。
   郭生老人95岁了,也和我爸爸在晋绥共过事,但是他好多事都记不太清楚了。跟去年开会的时候相比,他又憔悴了许多。真是令人揪心啊!
    郭生是一位画家,在晋绥根据地,他就画过许多领袖人物,这是他比较得意的作品,画了一幅慈祥潇洒的贺龙,左一是他的儿子郭小明。
   采访老革命、版画家彦涵之子。前排左起:樊向群、王波、彦涵之子彦冰,范文。后排左起:牛亚平、高虎虎、任红凌、田潇鸿(兴县女作家)、贺彩屏(兴县女作家)。   
    因为范朴老先生是临汾人,所以临汾党史研究室闻讯也赶来了。他们自己开了一辆车,两位司机轮流上阵,早上四五点钟出发,晚上十点左右来到成都,也是非常的辛苦和敬业,也是要探寻临汾籍的老干部以及他们的子女,尽可能的打捞一些即将湮没的历史资料。 
    在山西会馆告别宴会上,范朴叔叔挥毫写下“红色晋绥,光照万代”几个大字。刚劲有力,充分显示了革命老前辈的豪气!
    这次的活动,由于大家精诚合作,配合默契,使我们和老家的人建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相信以后还会常来常往,分享红色文化和史料。这也是我必须去做的事,毕竟自己的父母就在那里工作过,与那段历史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也对那个地方有着深深的眷恋。我不但追寻父母的足迹,再一次把自己的脚印留在了那片土地上,也把自己的魂魄留在了那里。以后的日子无论怎样,那里永远会成为我魂牵梦萦的一个地方。这些难得的人生经历将再一次融入我的生命,成为我的宝贵精神财富,滋养我,鼓舞我,直到永远。
 
 本站编辑  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