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难忘晋绥 » 晋绥娃 »

我的三位志愿军父亲(上)

发布日期:2019-04-10 17:54    来源: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作者:基金会
    大家都知道名叫援朝的,一定是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初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同时还知道,他们的父辈中有不少是志愿军将士。
    生于1951年2月的王援朝,就是其中的一位。   
王援朝的亲生父亲杜耀庭烈士。
    王援朝说:我出生时,父母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我的大哥1945年出生于陕西神木贺家川120师后方医院,因为在晋绥根据地的兴县母亲怀上了大哥,所以取名叫兴有。二哥1947年也出生于晋绥根据地,为了建设新民主主义中国,所以取名叫建民。我出生在甘肃高台,那是解放初期三军七师的驻地。
    王援朝的亲生母吕瑞清与王援朝的大哥兴有、二哥建新,弟弟建国。
    我的养父王波,河北定县人,1939年9月在冀中参加八路军,1944年在山西临县与日军的一次战斗中,胸部中枪(是二等乙级革命残废军人)。养父王波和养母黄燕亭(1946年参军)结婚多年没有孩子。我的生父杜耀庭对他的老战友王波说:我有三个儿子,最小的送给你,于是我就姓了王。
王援朝的养父王波烈士
    援朝这个名字,我不知道是生父杜耀庭取的还是养父王波取的,但都表明了他们的心意--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1953年2月3日,生父和养父这一对在抗日战争并肩战斗老战友,又一同随所在部队--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军第七师,跨过鸭绿江,开赴朝鲜,参加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入朝前的全家福,也是王援朝与养父王波的最后一张合影。
    那年那月,是我两岁的生日。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记不得......我更不知道,从此我将失去我的两位父亲,我一生最崇拜的人,我的至亲至爱!
   黄燕亭、王波和王援朝的第一张全家福。摄于1951年。
    我虽然对养父没有记忆,但是我知道我的养父非常疼爱我。收养我后,就立即照了一张全家福。从他给养母的信中就知道他是多么牵挂我--“听说援朝头上碰坏了,不知现在好了吗?同时听说他俏皮的厉害,还骂你。希望你好好教育他,诱导他学好,使他上进,但不要强制或吓唬他。”
    每每读到这些文字,我都能感受到深深的父爱,都止不住热泪盈眶.......
   王援朝的养父王波和养母黄燕亭
    养父王波在老家结婚,养母是童养媳。婚后养父就参加了八路军。从部队卫生学校毕业后,在抗战中成长为一名军医,团卫生队长,多少次出生入死在前线抢救伤员。他是个重感情的人,1946年把养母黄燕亭(原名黄彦亭)从老家农村接出来,养母从此也参了军。
 王援朝的养父王波和养母黄燕亭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到朝鲜后王波给黄燕亭(原名黄彦亭)的一封信中这样写道:想我吗?我可想你呀。自到朝鲜后几次梦见你,你梦见我吗?这是免不了的。不过为了朝鲜人民的幸福,祖国的安全,咱们也只有在梦中暂时会见一下,等将来过更安定快乐的日子。”
   王援朝说:我每看到父亲信封地址开头两字为“祖国”就忍不住心酸流泪。
    在朝鲜停《停战协定签署一个月前的1953年6月26日,负责组织战地救护工作的七师卫生处防疫股长王波(正营职),到七师19团团部(坑道内)参加作战会议,遇美机轮番轰炸,与康致中团长、政委孙泽东、军组织科长李中林、团参谋长王伯明在内的114名连级以上干部一瞬间被掩埋,全部牺牲。
    王波牺牲后,王援朝的生父杜耀庭,时任七师后勤部(处)长(入朝后整编为后勤处),带话给王援朝的养母黄燕亭说,不要难过,以后你的生活我全部管了,负责到底,援朝本来就是我的孩子嘛。
   七师后勤处机关领导在朝鲜前线的合照,前排左1为政委王启光,左3为处长杜耀亭。
    就在王波牺牲一个月后,1953年7月27日晚7点左右,也就是朝鲜《停战协定》生效前3个小时,王援朝生父杜耀庭所在的7师后勤处指挥所,遭遇美军飞机轰炸和炮击,师后勤处长杜耀庭、后勤处政委王启光、科长张银瑞、协理员郝午等37名干部战士牺牲。
    杜耀庭、王波以及七师19团的烈士们都安葬在牺牲地附近。(未完待续)
王援朝赴朝鲜祭拜志愿军烈士途中
资料图片提供:王援朝
本站编辑: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