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难忘晋绥 » 晋绥娃 »

我的三位志愿军父亲(下)

发布日期:2019-04-11 16:39    来源: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作者:基金会
    杜耀亭在停战协议实施前3个小时牺牲,有三个孩子的妻子吕瑞清(山西河曲人,1941年参加八路军后在晋绥军区被服厂工作)极度悲伤,痛苦不已,一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经一军政委梁仁芥特批,1953年夏末初秋,杜耀亭妻子吕瑞清到朝鲜扫墓祭拜。
王援朝生母呂瑞清(蹲排左3)在生父杜耀亭墓前。
呂瑞清在七师后勤政委王启光墓前,代王政委家人祭奠王政委。
     王援朝说,为了生父的这一承诺----“不要难过,以后你的生活我全部管了,负责到底......”,我的生母吕瑞清忍受着巨大悲痛,一直关心着我的养母黄燕亭。
养母黄燕亭在养父王波墓前
    在杜耀亭烈士的遗孀吕瑞清的撮合下,杜耀亭烈士老部下、志愿军七师坦克团后勤处管理股股长王福寿与王波烈士的遗孀黄燕亭与1955年结婚了。
    王援朝说,我的生母与继父进行了一次长谈后,我的继父就决定要和我的养母结婚了。
    说到这里王援朝声音哽咽了:“继父决定与我养母结婚,就意味着他将为我们娘俩牺牲一切。想到这些就我心里就很难受,我感到欠我继父太多太多.....
    当时我继父不仅是个未婚的年轻军官,比我养母小八岁。还有一大问题就是为了我们娘俩他将面临永远沒有自己的孩子。因为当时我被过继给养父养母时,七师很多人都以为可能是我养母黄燕亭不能生孩子。”
   前排左1为王援朝养母黄燕亭,时任七师幼儿园保育院,二排:右1被抱者为王援朝亲二哥杜建民,右3为王援朝亲大哥杜兴有。
    1955年他们的婚礼在西宁留守处举行,在七师的战友心中,这场婚礼特别有意义,因此来的人很多,婚礼庄重热闹。这场特殊的婚礼,给当时只有4岁的王援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至今记忆犹新。王援朝以为母亲(养母)受欺负,还大哭起来。婚后一段时间,王福寿又返回了朝鲜。
    王援朝又长了几岁后,他心里一直有个疑问--别人家的孩子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结婚,自己为什么参加父母的婚礼?
    王援朝的继父王福寿,河南人,1947年参军,在三军七师21团就是王援朝生父生父杜耀亭的部下。而那时,王援朝的养父王波是21团卫生队队长。后杜耀亭烈士任七师后勤部部长时王福寿也调到师后勤部工作,入朝初期曾任担架连连长,后任七师坦克团后勤处管理股股长。王福寿在战争年代多次立功受奖,解放战争中立过特功一次。
    王福寿与黄燕亭婚后生下了儿子王援青。图为1958年王援朝与弟弟王援青、父母亲合影。
    回忆起继父的点点滴滴,王援朝几度哽咽,说不下去了。感激之情,无法用语言表达......
    自上小学就在部队学校住读,每年暑假回家一次与继父和养母团聚,这时继父总是把家里最好的给我,在生活中上对无微不至的关心。但是继父对我要求也很严格,总是担心我调皮捣蛋,不好好读书,对不起我的烈士爸爸(那时我一直认为养父王波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在我住校期间,继父一直与我的班主任老师保持着书信往来,随时了解我在学校的一切情况。只要出差途经学校,继父一定要来看我,一定要拜访老师。
    就在三年困难时期,我的继父王福寿已经转业到了成都电缆厂工作。我回成都过暑假,继父总把家里最好的给我吃,我的弟弟,继父和养母的亲生儿子也要让着我。继父总是吃家里最差的。在我返校送我上火车时,继父还专门给我买了一碗大米饭。那时的一碗大米饭不知花了继父多少钱......王援朝含着热泪讲着。
    1964年,王援朝进了成都九中读书初一,仍旧住校,一周回家一次。王福寿依旧保持着与王援朝班主任老师通信的习惯,随时了解王援朝在学校的表现情况,关心他的思想状况和学习成绩。
    王援朝从部队转业后,一天在家,无意中听到继父与养母的一次谈话。继父说,我们做事不仅要对得起死去的人,也要对得起活着的人。这句话让王援朝铭记了一辈子。
王援朝(后右1)参军前与父母、弟弟的合影。
    王援朝28岁时,王福寿突然去了西安,并对王援朝说,我几天后回来你就知道了。王援朝不知所以。几天后得到的却是继父在西安病危的消息。
    就在王福寿病床前,王福寿在妻子黄燕亭陪伴下,含笑拉着王援朝的手,交到另一双手里。当四目相对时,王援朝瞬间明白了,这是他的亲生母亲吕瑞清。
    这时,王援朝才真正明白了继父的这句话--“也要对得起活着的人”。
    王福寿了却了他的心愿,完成了他的承诺......
    而王援朝刻骨铭心的是,继父王福寿生前留给他最后的笑容.......
    王援朝是不幸的,孩提时代失去了亲生父亲和养父,青年时期失去了继父。
    可他有三位这样伟大父亲,又是荣幸的。
    王援朝说,他感恩生父杜耀亭烈士善良仗义,给了我生命和红色基因;感恩养父王波烈士侠骨柔情,给了我他所能给的所有的父爱;感恩继父王福寿以他那宽广的胸怀,给我了温暖的家,给了我安全的港湾,给了我大山一样深重的大爱和这没有血缘而胜似血缘的亲情!
    这三位父亲是战争年代的生死战友,他们是同志加兄弟的感情。我是他们的儿子,我就是在这样的亲情中成长起来的。
    我永远铭记我的三位父亲!  

资料照片提供:王援朝
本站编辑: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