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难忘晋绥 » 晋綏情怀 »

回忆解放战争时期晋绥七、八分区的革命斗争(一)

发布日期:2017-09-08 14:35    来源:晋绥八分区暨交城县革命历史溯记    作者:甘一飞
  
 甘一飞 (1910—1998)  360图片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宣布投降,我们国家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革,一命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日本投降后,我党主张国共合作,团结建国。为此,毛主席曾亲赴重庆与国民党进行谈判,双方达成“双十协议”。但是,到1946年春,蒋介石背信弃义,撕毁“双十协议”,挑起了内战。我党被迫作自卫,战争的性质就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由抗日民族战争转变为阶级斗争的解放战争。随着形势的发展,我党适应形势的变化,把减租减息政策,逐步改变为土地改革政策,制定了解放全中国,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战略方针。
    8月10日,早与日本侵略者勾结好的阎锡山军队从孝义出发,抢先窜进太原,公开与日伪合流,独吞抗战胜利果实,阻挠我军对日本侵略者的反攻与受降,并进而向我解放区进犯。这时,中央和晋绥分局决定撤销晋西南工委,成立吕梁区党委,由张宗逊同志任吕梁区党委书记(不久罗贵波同志调任吕梁区党委书记兼军区司令员、政委),解学恭同志任副书记。我们奉命宣布晋西南工委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于8月29日带工委机关干部和洪赵支队,从太岳区返回晋西南进行解放晋西南的斗争,张宗逊同志面示我成立晋绥七地委。9月,七地委正式成立,马佩勋同志任书记,我任副书记。1946 年2月,我奉晋绥分局和吕梁区党委命令,调任晋绥八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治委员。1947年8月中旬,七地委合并到八地委,我仍任书记兼军分区政委。1948年,吕梁区党委撤销,晋中区党委成立,归华北局领导。晋中区党委书记罗贵波、副书记解学恭、武光,委员 9人,我为委员并先后兼任民运部长、宣传部副部长。晋绥八分区改为晋中二分区,归晋中区党委领导,我兼任二地委书记、军分区政委。现在,就我听知,将晋绥七分区、八分区的革命斗争情况回忆记述如下:
一、八分区的对敌斗争
     八分区的对敌斗争和反奸反霸清算斗争、土地改革的群众运动的成败是密切相关的。没有对敌斗争的胜利,就没有土改的条件;没有土改的胜利,就没有对敌斗争的胜利。为了叙述方便,我先谈谈对敌斗争的情况。八分区的对敌斗争的发展大体可分3个阶段。第一阶段,从“反攻”日本侵略军开始,到1946年6月阎军对我进攻的阶段;第二阶段,是从1946 年 6月到 1947 年下半年阎军集中兵力对我分区政治、经济、军事全面进攻,我们自卫反击,艰苦斗争的阶段;第三阶段,是1947年8月到 1948年7月我对阎军从政治上、经济上、军事上全面反攻、胜利解放的阶段。

甘一飞与夫人田更生
    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七、八分区党、政、军、民配合主力“反攻”,解放了汾阳、孝义、文水、交城、清源、太原、徐沟的广大平川农村,打通了太汾公路、交城至汾阳的交通,一度攻克文水县城(不久又陷敌手)。1946年2、3月,我们遵照晋绥分局和吕梁区党委指示,针对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的罪行,开展政治攻势,揭露国民党反动派和阎锡山勾结日伪特务,反对“双十”政协决议,破坏停战协定,武装解决东北问题等反共反人民的内战罪行,孤立蒋介石和阎锡山。针对阎军与我边打边谈的政策,我们也与阎军边打边谈。4月与文水城阎军谈判达成“停战协议”:阎军承认文水乡村为我解放区,我承认阎军暂住文水城内,规定城周围十个自然村为隔离区,通邮、运输,互相交换俘虏。太原、清源也同阎军谈判,但均未谈成。这时,我们党、政、军、民均在平川坚持工作。不久,阎军撕毁协议,6月12、13日侵占我开栅,向我解放区进犯。同时,蒋介石公开发动全面内战。这年冬蒋即围攻延安,阎锡山也集中兵力,建立太原的“百里防线”,配合胡宗南军队进攻延安,向我太岳、晋绥根据地进攻。敌在我八分区一面在阳曲、清源、太原、文水、交城边山大修碉堡;一面在平川向我作“水漫式”的“扫荡”,杀我刘胡兰烈士等 1500 余人。为此,八地委刻印小册子对党员进行气节教育。在梁树棠同志牺牲后,我们为他和刘胡兰等烈士一起开了追悼会,激发全党同志为刘胡兰等烈士报仇,坚决对敌斗争。敌在进攻我平川的同时,向我清、太、阳曲、文、交边山进攻,占我河口、古交、阳曲四区、太原三区、清、太边山,又增兵古交、河口、石千峰、老爷岭、文水和交城城,控制我文、交边山,抢粮、抓丁、掠煤,还妄图向我东大岭、草庄头、东社、阳曲边山伸扎据点,破坏我根据地。
     为配合打击胡宗南军队进攻延安,打击向我区进攻的阎锡山军队,1947年初我晋绥和太岳部队在晋西解放隰县、中阳后又发动汾孝战役,解放孝义。晋绥五旅于3月又打下阳曲的关山、沟东、水头、古交、羊圈港,解放古交、河口。二、五旅在文交边山作战,消灭阎军千余人,解放开栅。我文交支队配合二、五旅又在交城边山消灭阎军七十二师两个团(贺龙司令员表扬交城三区群众工作好,封锁消息好)。在清太徐,我们争取了张家山的阎复仇队投奔我方。在此期间,我们地委和军分区先后在西社、开栅、大相、水峪贯、庄头召开对敌斗争会议,决定了“坚持平川游击战争,加强边山对敌斗争,巩固山区根据地”的方针,以实际行动配合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边区的斗争。并发出指示,号召“全体紧急动员起来,组织反问的一切力量,坚决和阎军斗争,坚持敌后游击战争,阻敌深入,保丁护粮,保卫山区革命根据地,巩固晋绥边区,配合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边区,争取自卫战争的胜利。”组织成立了各县边山对敌斗争统一指挥部,把交城八区交给清太徐县委统一领导;交城三区与文水四、七区联合对敌斗争;阳曲与交城七区联合对敌斗争。分区部队分别参加各县对敌斗争指挥部,统一对敌斗争,四十九团、文交支队活动于文交地区;十七支队活动于清太徐地区;十八支队活动于阳曲,分别与各县游击队、武工队、民兵联合打击进犯之敌,坚持了边山地区的对敌斗争,巩固了山区根据地。同时,我们组织成成中学和交城3个和离石1个完全小学师生近百人成立八分区前线服务队,赴陕北支援保卫毛主席,保卫陕甘宁的自卫战争。他(她)们到陕北不怕艰苦牺牲,完成任务很好,受到表扬,荣获奖旗五面。当时,因平川敌情严重,清太徐、文水和平介铁北等县同志大部暂时撤退到边山。
    1947年5月,军分区和武委会召开民兵会议,检查了前段对敌斗争工作。为了加强对敌斗争,决定把各县对敌斗争统一指挥部改为对敌斗争委员会,统一领导对敌斗争,组织开展边区群众地雷爆炸运动。8月,七分区合并到八分区后,地委即召开各县委书记对敌斗争会议。当时,阎锡山抢粮抓丁,搞“自白转生”,“编组分地”,弄得群众十室九空,土地荒芜,无法生活,饿死者累累。如汾阳县尽善一带就饿死百余人。有的村庄饿病死者达全村人口百分之九。群众要求救灾救死。土地改革以来,地主阶级疏远我们了,我们干部在敌后利用不上原来的地富关系,有些地富还出卖我们的同志。如文水县委书记梅村,就是被地主出卖而被捕的。依靠村公所,钻高粱地,或利用地富,难以坚持敌后对敌斗争。根据这一情况及晋绥分局地书会议精神,我们检讨了前两年一面斗争、一面和谈,干部思想混乱的情况,清算了干部中“等待大军打天下”,对敌斗争中阶级路线不明确的右倾思想。特别是明确了阶级观点、群众观点和阶级路线问题,把对阎军斗争与斗争地主,借分粮食,救灾救死结合起来。决定了在边沿区和敌后发动群众,斗争地主,分配粮食,救灾救死与坚持敌后游击战争的方针。由于我们对于可能发生的问题考虑不周,交待不清,有的县在执行中发生了某些错误作法。随即于9月又发出对敌斗争补充指示。11月,根据晋绥分局和吕梁区党委的指示,检查纠正了在执行行中的某些缺点和错误作法,强调了群众自己解救自己,在斗争中依靠贫雇农农,团结中农,建立秘密武装和党组织,坚决打击与阎锡山勾结的奸霸地主,坚持敌后游击战争。决定将斗争地主改为斗争奸霸地主,逐渐把斗争由保丁护粮,反对摊派不公,扩大到反对“自白转生”、“编组分地”,争取瓦解摧毁阎锡山的“自卫军”和“乡村”。政策越来越明确,开展政治攻势,打击破坏乡村的策略更灵活了;组织部队、武工队、保家队突袭敌人,开展爆炸运动有了更具体的办法;干部、群众对敌斗争的信心增强了,贫雇中农斗争的积极性提高了。文交清太边山的群众运动开展后,5月份:区部队配合五旅在文水孝义镇全歼阎军二一六团,又在文水自家庄、王川堡一带歼灭阎保安一团一营大部,击溃1个团,收复西社,毙敌团长史建毙敌团长史建良以下50余人,俘200余人,缴轻机枪24挺,轻炮22门,长短枪199支。文水边山的武工队民兵开展爆炸运动,把龙王头敌据点碉堡里的敌人炸跑了,打断了边沿区同敌人的维持。各县干部深入敌后,对敌斗争也很活跃。到 1947 年下半年,我分区对敌斗争形势有了好转。
    阎锡山在南北两线失败,王靖国从南线退回太原,五台定襄敌也退回太原。1948年初,阎军在八分区周围集结兵力,增加据点达90多个,驻军有五十七师、六十八师、六十九师、七十师、七十二师、工兵师、亲训师等8个师,另有六十一军、三十四军军部、特务团、保警队、补训团、机枪团、保安团等 8个团。各县还有突击队、武装乡村、复仇队(仅文水就有25个乡村队)。同时,敌在各村普遍实行“自白转生”,造成白色恐怖。在平遥打死700多人,文水、汾阳各打死300多人,交城、阳曲各打死200多人,清太、孝义各打死100多人。阎军这样残杀,并不能压服群众,相反,更加激发了群众的阶级仇恨。群众说:“勾子军(即阎军)越打,我们离八路军越近;勾子军越杀,我们对八路军越亲。”在这种血腥恐怖下,平川群众逃到山上5000多人,我们即刻组织了三四百人参加的青壮年“保家队”。他们对敌最恨,情况最熟,与我们分区部队和各县游击队、武工队配合起来,同阎军作了坚决的斗争。1948 年 2月,区党委和军区在离石召开了对敌斗争会议,对我们鼓舞更大,我军分区部队和各县同志对敌斗争的积极性越来越高。他们深入敌后突袭阎军、乡村队、自卫军,开展政治攻势,提出“打倒坏乡 村”的口号,争取瓦解“自卫军”“乡村”,很见成效,取得很大成绩。地方干部也深入平川敌后掌握阎自卫霹、“乡村”,巧妙坚持对敌斗争。分区部队仅1948 年 1、2、3这三个月,作战达86次,奔袭敌 51次,毙伤敌 652人,俘敌 68人,捉放“自卫军”“乡村”人员三四百人,缴获轻机枪24挺、轻炮14门、步枪224支、手枪3支,收音机电话机各一部。17、18支队还破坏敌通讯联系,割电线近千斤。同时,分区在2月还奉吕梁军区命令,把四九团调往汾西,配合打解放临汾的战役,五十团(即文交支队)调往灵石、孝义地区,牵制南下阎军。四月,四九团返到汾阳边山活动,在官道村一带歼敌 208团两个营。6月,我分区部队在汾阳山庄头消灭阎军七十师一个团。平介县在1948 年 2月前即在三、五、六区的35个自然村掌握了全部阎军自卫军和伪村干部,把河西乡 4个阎方的指导员也掌握了还在“自卫军”中组织了秘密“反阎自救会”,争取赵家堡、三家村自卫军全部武装起义。地方干部发动群众向地主借粮救死,深受群众欢迎拥护。文水也掌握了敌10个自然村,组织150人的保家队,深入敌后打游击,把南峪口村公所维持打断了,干部也进村工作了。文水还争取苗家堡敌据点敌一个班(10 余人)携带武器投向我方。交城也争取瓦解了敌“北山大队”。清太徐组织里应外合,胜利地袭击了阎军好几个据点,争取了赵家山,张家山阎“复仇队”投向我军。从此,我们打破了敌人对我的封锁,粉碎了敌人坚壁清野、烧杀围困,以巩固其“百里防线”和在晋中最后挣扎的阴谋。到1948 年 6、7月,徐向前同志和周士第同志率领华北十八兵团和吕梁军区部队打响晋中战役,我八分区部队配合作战。在汾阳、孝义、文水、交城、徐沟、清源、徐沟驻防的敌人惧歼,于7月11、13日先后逃跑。我八分区于7月中旬即全部解放,我们即组织力量分别进入汾阳、孝义、文水、清源、徐沟城进行接管工作。各县干部群众欢欣鼓舞,高兴地跳跃起来,见面相互道喜,精神振奋,随即又紧张地组织解放太原的支前工作。
   (作者系原洪赵支队政治部主任、中共晋绥七地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中共晋绥八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晋中二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后任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长兼代理统战部部长、西安冶金建筑学院党委书记兼院长、山西矿业学院党委第二书记、山西省文教委副主任等职。载自《吕梁党史资料》1985第一期)
 
     资料来源:《晋绥八分区暨交城县革命历史溯记》  交城县文史系列丛书编审委员会 主编 张其豪  山西省内部图书准印证(2014)字第105号
   照片提供:甘一飞之女  甘继林
   本站编辑:林 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