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晋绥文化教育发展基金会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难忘晋绥 » 晋绥人物 » 孙良臣 »

孙良臣传---含冤而死 死而无怨

发布日期:2018-03-30 17:07    来源:《孙良臣纪念集》    作者:樊润德
含冤而死  死而无怨
    1946年5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反奸清算与土地问题的指示》即(五四指示),要求广大农民在“减租减息”的基础上,从地主手中获得土地,实现“耕者有其田”。
    中共中央晋绥分局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的指示,首先在兴县城关做土改试点工作。1947年初,在全边区铺开了土地制度改革运动。从晋绥边区党政各机关抽调干部,组成土改工作团,深入各地发动群众,开展土地制度改革运动。
    对于中共中央的指示和中共晋绥分局的具体布署,在全区开展土地改革运动,实现“耕者有其田”,孙良臣是举双手赞成的。他知道:要加速中国人民的解放进程,必须深入发动群众,开展反封建斗争。让农民群众从地主手中获取土地,进一步解放生产力。这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加速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彻底推翻蒋家王朝,建立新中国的迫切需要。孙良臣积极抽调干部,充实和加强晋绥边区土改工作团。晋绥边区高等人民法院一共只有十多名干部,孙良臣抽调了五名主干到各地参加土改运动。他号召留在机关的干部,一人要干两人的工作,要加班加点办理案件,绝不能因为人少而耽误了应办的工作。
    1947年春,党中央抽调了一批干部到晋绥边区发动群众开展土地制度改革运动。康生、陈伯达到晋绥边区指导运动。康生在临县郝家坡蹲点,陈伯达先在兴县木兰岗搞试点,后调到静乐县领导运动。康生、陈伯达在晋绥边区推行了一系列“左倾”路线,把晋绥边区的土地制度改革运动一步步推向极“左”的高峰。他们采取“排三代”划成份,把本来是受剥削、受压迫的农民推到挨整受批的一边,扩大了打击面,并推行了“群众要咋办就咋办”,在各地刮起乱打、乱斗、乱杀的歪风。这股歪风最后波及到晋绥边区各个角落。连晋绥边区著名的开明士绅刘少白、牛友兰等人都未能幸免,结果制造了许多冤假错案,给晋绥边区人民群众造成极大的灾难。
    晋绥边区临时参议会副议长刘少白,是中共秘密党员,晋西北著名的开明士绅。在国民党白色恐怖时期,他冒着生命危险,为营救中共高级干部做了许多出色的工作。抗日战争爆发以后,他被中共中央北方局派遣,返回晋西北开办兴县农民银行,为抗日军民筹集资金。1946年6月下旬,刘少白到延安参加全国解放区人民代表大会的筹备工作,毛泽东主席邀请刘少白和在延安各界的代表人士座谈‘五四’指示。毛泽东对刘少白说:“你是共产党员,回去以后将你家多余的土地献给农民,起个带头作用。”刘少白欣然应诺,返回兴县动员其弟刘象坤,将他家的450亩土地和一处四合院以及百余株树木全部献出来,交给当地政府。1946年8月13日,《晋绥日报》在头版头条的位置报道了《刘副议长及其胞弟向农民献出士地房屋)一文,其中写到:“兴县县政府接获刘老先生献出的土地和房屋,即呈报晋绥边区政府,经晋绥边区行署政务会议通过接收,停后处理,现予通报表扬……”
    刘少白这一顺应历史潮流,符合人民意愿的行动,出乎意料地遭到康生、陈伯达等人的反对。他们在中共晋绥分局召开的土地改革碰头会议上说:“刘少白献地是搞假开明,他是想收买民心。他的这种作法在重庆还差不多,在我们这里怎么能行得通呢?”结果导致了对刘少白的错批错斗。1947年8月22日在兴县黑峪口召开了数千人斗地主大会,想致刘少白于死地。幸亏有群众保护才未遇难。
    牛友兰是晋西北临时参议会副主任兼晋绥边区贸易总局局长牛荫冠同志的父亲。牛友兰为抗日战争先后捐献白银四万多元;带头开办兴县产销合作社,为晋西北抗日军民解决穿衣、吃饭问题。就是这样一位开明士绅,在晋绥边区土地制度改革中遭到残酷批斗,无情打击。给牛友兰鼻子上穿进铁丝,要牛荫冠拉上游斗,进行人身污辱,结果把牛友兰活活整死。
    对于康生、陈伯达等人倒行逆施的做法,引起晋绥边区广大人民群众的不满。孙良臣在晋绥边区高等人民法院召开的座谈会议上说:“晋绥边区的土地改革运动取得了伟大的成绩。但是,也出现了一些不应该出现的问题。”他列举了对刘少白和牛友兰等人的批斗事实,说明晋绥边区土改运动搞得越了轨,他说:“把刘少白带头献地献房说成是假开明,牛友兰带头捐资也说成是假开明,那么怎样才算真开明呢?共产党历来是讲实事求是的。我认为对他们(指刘少白、牛友兰)的批斗有点过火了。”
    孙良臣敢言直谏,在晋绥边区高等人民法院全体干部会议上,公开发表自己的见解,劝说晋绥边区的某些领导人认真贯彻落实党中央制定的《土地法大纲》,把晋绥边区的土地改革运动引上正确的轨道,这本来是无可非议的行动。一个国家干部,开明士绅,晋绥边区高等法院院长,在公开场合坦诚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希望晋绥边区有关领导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正确处理打封建,斗地主的问题,但遭到一些人的反对,他们偷偷给晋绥分局领导打“小报告”,说什么孙良臣不同意斗刘少白、牛友兰。在背后给刘少白、牛友兰涂脂抹粉,歌功颂德……晋绥分局领导人听了反映,大发雷避,大骂孙良臣是地主阶级的代言人;并指示晋绥边区高等法院某些积极分子,要注意收集孙良臣的言论,随时向晋绥分局汇报。
    就在此时,孙良臣接到三专署中级人民法院的报告,内称:接续范亭主任的举报,临县后山村陈探大有杀人嫌疑行为。请求高等法院协助侦破定案。孙良臣看了报告,感到问题严重。续范亭是行署主任,他在临县后山村养病,发现案情,亲笔向临县县长杨万选举报。杨万选将案情转到三专署中级法院,经高等法院审判委员会研究,决定由孙良臣亲自出马,他带领刑事审判庭长,不顾路途遥远,艰难跋涉,深入到临县后山村,调查了解发案经过,并取证落实案情。在这里住了几天,返回机关路经家门时,孙良臣让刑事审判庭长先回机关,准备传讯嫌疑人,他带警卫员回家省亲。在家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正准备离家时,来了几个彪形大汉,不说长短把孙良臣给扣押了。
    孙良臣懵里懵懂,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他问农会干部:“你们为啥要扣押我,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应该给我说清楚。”
    贫农团的人说:“我们也不知道你犯了什么罪,这是土改工作团通知让我扣留你的。”
    孙良臣清楚了:是土改工作团通知村农会扣押的,和村里的群众无关。不过,他相信共产党是讲真理的,毛主席一再提倡实事求是。我犯了什么罪,将来一定会搞清楚的。
    孙良臣在固贤村扣押了两个多月。在此期间,很多群众,到监狱看望孙良臣。而看望最多的人要数刘臭提和任称大。
    刘臭提拉着小儿子刘高唤的手跑到监狱,眼泪汪汪地问孙良臣:“孙先生,你得告诉我们呀?你在外面究竟犯了什么罪?能不能让我们知道?”
    孙良臣说:“我没罪。也没犯任何错误。工作团让农会扣押我,可能他们知道我的罪行,你可以去问他们……”
    刘臭提视孙良臣为大恩人,孙良臣帮助他娶了媳妇,成了家,并生了儿子,他怎能忘了孙先生的恩德呀?!孙良臣蒙冤人狱,他自然会心疼的。但是,要弄清孙良臣的案情,比登天还难。刘臭提只好哭哭啼啼告别大恩人。
    还有一个贫雇农叫任称大,他往监狱里跑得最多。他告诉孙良臣:“你别怕,土改工作团宣传“群众要怎办就怎办。群众对你没有任何意见,相信共产党说话是算数的!”
    到了农历十月初,固贤土改工作团召开斗地主大会。在大会上人们想听土改工作团宜布孙良臣的罪状,可是等了大半天,也没见土改工作团讲话。贫雇农委员会的任称大请示工作团:“请你们介绍孙良臣的罪状吧?”土改工作团负责人说:“孙良臣究竟犯了什么罪,我们也不知道。我们是奉命办事。现在要孙良臣把集存的白银缴出来,支援全国解放战争……”
    孙良臣说:“我没有白银!这事村里的父老都清楚。原先我家也不富裕,有点积蓄都供子女们上学花费了。后来,在外面做事节省了点钱,抗日战争爆发以后,支援刘少白办兴县农民银行,支持牛友兰办兴县产销合作社,先后花销了一千多元,现在确实没有任何节余了……”
    贫雇农委员会的人说:“孙良臣既然说没白银了,我们就暂时把他搁起来吧。等工作团请示上级以后再作处理。”
    过了几天,晋绥分局指示兴县县委,把孙良臣的大儿子孙启民,从兴县县政府建设科押回固贤村交群众审理。为了给孙良臣施加压力,将孙良臣的孙子即孙启民的儿子孙玉光也从外地押送回固贤村。此时,孙玉光已加入中国共产党,在雁北地区做青联工作。孙玉光被押回固贤村,跪在监狱门前央求孙良臣:“爷爷,你是开明士绅,如果有白银的话,很快拿出来吧!”
    孙良臣愤怒地说:“玉光,你在胡说什么呀?别人不知道,难道你也晓不得吗?!如果你能从我家里翻出一块白银,把我的骨头捣碎!”
    土改工作团在固贤村召开了好几次批斗大会,就是硬逼孙良臣缴白银。乡亲们谁都知道,孙良臣是个好人,从小离开家门,一直在外地供职,偶尔回村,为穷人办了不少好事,实事。抗战爆发以后,他参加了抗日救亡运动,把自己的积蓄全部支援了抗日战争。现在要他缴白银,这不是硬逼着鸭子上架吗?村里的乡亲通情达理,谁也不逼他,也不给他施加压力。土改工作团看见固贤村的群众不斗孙良臣,于是召集附近七、八个自然村的老百姓,于农历1月21日,在固贤村召开了联村斗地主大会,一天打死七个老百姓。土改工作团发动群众给孙良臣提意见,说他在旧社会当过区长,赚下好多白银。与会群众既不动手,也不开口。最后扑上一个勇士来,人们叫他“二八老油”的人,手舞一根光溜溜的铁棍,朝孙良臣的肚子上猛刺进去。只见孙良臣鲜血直流,这位忠诚的民主主义革命战士和共产党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数十年的爱国主义者,晋绥边区高等人民法院院长就那样不清不白地倒在了血泊中。时年63岁。
    孙良臣含冤而死,死得那么悲惨,那么可怜。他始终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但是,他知道自己是一个清正廉洁的人民法官。他在新旧两种社会为官数十年,没有贪赚枉法,也没有办一件冤假错案。现在,他突然走了。而且走得那么快,走得那么匆忙,走得那么突然。孙良臣的屈死给人们留下许多阴影。1989年5月30日经中共吕梁地委研究,同意给孙良臣彻底平反昭雪。中共吕梁地委组织部为孙良臣平反昭雪的报告中称:“孙良臣同志在晋绥革命根据地的创建中,做过许多有益的工作,起过重要的作用。孙良臣同志是一位很好的非党干部……在1947年土地政革运动中被错斗错杀,是一起冤案。根据党的:有错必纠”的政策,经中共吕梁地委研究同意为孙良臣同志彻底平反照雪,恢复名誉,并消除影响。”1990年2月24日,中共山西省委组织部的批复中指出:“同意为孙良臣同志彻底平反昭雪,恢复名誉的结论意见。孙良臣同志可按因公牺牲对待。”孙良臣同志若在天有灵,也该含笑九泉了。
    来源:(远方出版社《孙良臣纪念集》)1999年12月第1版
 
 
    本站编辑:杜瑞